王语雷:酸甜苦辣话“赛课”

                             王语雷:酸甜苦辣话“赛课”
 

         关于赛课,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于我而言,既不仁也不智,因为我是独立教师。推开天窗说亮话,我是一个人在奋斗。

        一个人默默备课,一个人静静磨课,一个人苦苦反思,一个人悄悄启程,… …一个人与一群人。

       人至中年,我已经不喜欢高大上之流的语言及其立意。本意是隐于市井,与喧嚣同眠;与浮躁沉沦;与学生同乐;与生命对望… …不可预料的两个原因,激发我踏上了赛课的征程—-

       一是,网络中,我指出一位“著名特级教师”的CY作文课程,有可以商榷之处;“著名特级教师”显然不太高兴(这一点,我倒是可以理解,以中国学校和教师队伍的现状,面对面的评课,都是欢呼和喝彩的,有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能够把内心的意见直截了当表达出来呢?),虽然客客气气予以回复,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影射着:你王语雷是不是想凭借着批判我出名啊?… …后来,这位“著名特级教师”成立的作文QQ群,公开断然拒绝辅导班语文教师加入。… …以上,伤害了我作为一个普普通通正常人的的尊严。也许,从那个时刻起,激发了我走上赛课舞台,展示自己民间教研成果的想法。

       二是,我希望给自己的孩子做个榜样。我的孩子也许是从小衣食无忧?学习中缺乏毅力、得过且过… …;常常使我这个父亲忧心忡忡!… …

      总之,长话短说,以上两个原因吧,我下定了出山的决心。—-按本人原来的人生设计:50岁以前不出书、不求名,默默积累研讨,出书不在多,能够流芳百世的,一句话足矣!名不在大,学生的成长永远是任课教师最大的“名”。但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人算不如天算,命运的轨迹发生了些微偏差,也许是缘于治气,也许不完全是缘于治气。

      … …。 因为我是独立教师(辅导班教师),曾经写过一些小文章,都被编辑的询问:什么学校?什么职称?… …枪毙了。呵呵,这次,又是如此,很多有影响力的赛课,根本不允许辅导班教师参与。尽管我极力陈词:我的每一堂课都是搏命博出来的,跟正规学校不同;我们这里堂堂公开课,家长稍不满意,转身就会领孩子另觅高枝,… …。但是,只是,但只是:唉,独立教师(辅导班教师)要想参加正规教研活动太难了!!!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刘济远先生(中国写作学会中小学作文教学专业委员会会长、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教授) 接到我的冒昧的、毛遂自荐的电话后,30分钟的畅聊,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破例允许我参加中国写作学会中小学作文教学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首届全国中小学作文教学大赛,而且免除我的会务费。并语重心长的建议:不要小学组、中学组各讲一节,集中精力准备小学组的赛课,把握比较大。后来,我采纳了先生的意见。—-机会来了!感谢恩人!!

      回报伯乐的,只有自己最好的成绩。—-前导课中,我设计了“从质疑教师入手的正向、反向、创意”的思维训练,拿出了雪藏的秘密武器“作文构思训练纸” … …;后导课中,我设计了“从立意入手、赏评构思”的形式,拿出了雪藏的秘密武器“修改倒金字塔” … …另外,在下课时,我故意喊出“上课”,… …把思维训练引向课堂之外。

     … …

    出发之前,我忐忑地问老伴儿丁宁:我已经老了,我还行吗?—- 老伴儿淡淡地说:你不行,我会跟你过这么多年吗?…  …不要担心比赛不公平,即使什么奖项都没得,你也快点回家。

    … …

    特等奖:… …、王语雷、… …。 一切都结束了?不,一个逗号而已。

    教学永远是遗憾的艺术,这次的赛课也是如此。感谢评委的厚爱,但是,我的反思会持续永远… …

                   —-2015年10月6日长春成长作文国学堂—-

 

    



图片

图片

《王语雷:酸甜苦辣话“赛课”》有2个想法

  1. 2013年春节过后,我把两个儿子从我们南阳“名校”十七小转出来,如今他们在信阳光洲书院健康快乐地成长。今年元宵节我从台湾环岛游回来之后,立即辞职,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体制教育,带着全家,现在正走在张清一先生开创领导的新教育道路上。因此,与万恶的旧教育、假教育说再见。我已经在新浪开博半年,点击量已经达到四万多人次。又想继续结缘的朋友,或想了解新教育的朋友,请到那里,我们再会。我的新浪博客名为 ——光洲书院飞黄万里,http://blog.sina.com.cn/u/1775941307
    我的QQ号380488937
    特此声明,希望真心关心孩子学习的家长,真心关心学生教育的教师,真心关心自身成长的朋友,都能与我一路同行!
    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