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真?

                      真,真!真?

—-成长作文国学堂:王语雷爱丁一
 

苏格拉底有句名言:“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一无所知。” … …我爸是我爸,我爸不是我爸;我我爸既是我爸,也不是我爸;我爸根本不是我爸。—-幼年,我爸是我爸,他宠我爱我;少年,我爸不是我爸,他打我逼我读书;青年,我我爸既是我爸也不是我爸,他开始老了开始粘我,而我有孩子后开始明白:我爸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兄弟;中年,我爸根本不是我爸,他去了天堂,我经常在梦里与老人家聊天,我渐生疑问:他其实应该不是我爸,他是我的灵魂的一部分,他是我最温暖的回忆,他是我抹煞不了、不断变化的一个图腾。

真。……矛盾的存在是永恒的相生相克,就如上段的文字。 没有黑夜,白天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没有慢,也就无所谓快。没有假,何谈真? 同理,没有错,对完全可以消弥。只是,相克不是焦点;相生倒是绕有趣味:因为“真与假”微妙的可以轮回。

枪口之下,“真”完全可以转身化“假”。功利之上,“假”完全可以变“真”。 真,或许仅存于概念之内,而概念之外无永恒之真(真与真理属不同的概念)。 任何人都有权利追求“真”。但,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自我肯定——自已的xX就是“真”!? 当然,也有例外——朝鲜的金正恩先生自已称掌握了宇宙真理。但,苏格拉底和孔子和杜威和蔡元培和苏霍姆林斯基和杜威和叶圣陶……呢?忽然想起初中班主任经常唠叨的一句话:一年不如一年哪!……

真?真的自然假不了,可自封为真容易被人误解为诧异。——脑门上贴个“真”字帖,就是真人吗?

逻輯的严格严密严肃在于,过程和结论需要科学和公认。——即,拿出“真”的方法,培养出来真正中国人。 除此,既允许观众鼓掌,也应该允许观众审辨。……同样,我有权利不相信口号,而相信面包和探寻意义。

真!与何人创造这个字无关。不同的信仰,则有不同的“真”。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假的,也可能就是真的。此理,苏轼先生不单单告诉了我……

那么,假设由“真”自行命名某门学科,然后洋洋洒洒N多文字以修饰以美言,结果如何呢?—-我不知道,我也不可以知道。但,我读一篇文字,与作者是否名人一毛钱关系没有。我的阅读底线是:要么让我笑;要么让我哭;要么让我沉思。。。 。。。

【附录】


2016:5:9成长学堂~

图片 



发表评论